专家:《京都议定书》一期排放余额应清零

“大多数缔约方产生的 热空气 余额是其经济发展减缓所致,而非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结果,因此不应让这些余额在二期的减排指标中 充数 ”,就如何处理《京都议定书》第一期排放余额问题,正在多哈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如是说。

《京都议定书》(简称《议定书》)是迄今为止唯一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其第一承诺期为近40个发达国家和欧盟限定了温室气体的最高排放额度。会前有报道称,部分缔约方在这一阶段的“热空气”余额共计130亿吨。因此,如何处理第一承诺期排放余额成了多哈气候大会热议问题之一。

“多哈会议将努力达成各国能批准且有减排力度的《议定书》修正案,以保证其第二承诺期能于明年初顺利实施,”何建坤说。“但部分国家试图将一期减排余额计入新承诺期,这不利于国际社会完成紧迫的减排任务。”

何建坤说,减排余额大国,特别是一些中东欧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经济发展放缓,一些大型重工业企业关停,能源消耗随之下降,这是这些国家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的主要原因。“经济减退导致的减排是不稳定的,工业活动一旦恢复,温室气体排放量将 卷土重来 。”

何建坤强调,《议定书》鼓励缔约方通过节约能源、提高能源效率、优化能源结构走上低碳经济的道路。因此严格地说,因经济减退实现的减排与《议定书》所倡导的可持续发展精神是不相符合的,这样的减排不应予以“嘉奖”。他指出,将全球所有的减排承诺考虑在内,如要守住2摄氏度的升温限值,到2020年,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总量仍将“超标”50亿至100亿吨。

另外,在多哈大会召开前夕,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排放差距报告2012》警告,从现有最高减排承诺来看,相对于2摄氏度的气温控制目标,到2020年全球减排任务仍有80亿吨的缺口。“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主张保留《议定书》一期排放余额的发达国家极为不负责任,”何建坤说,“目前我们需要各尽所能、共同加强减排力度,而非为私利打这种毫无远见的 小算盘 。”

“据科学测算,要实现升温2摄氏度限值的目标,未来人类所有活动的碳排放不能超过1万亿吨,”何建坤强调,“如果把大气对碳排放的 容忍度 视为一种资源,发达国家在过去200年的工业化进程中已抢占了大部分,他们应为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留出足够空间”。

|||

  • $15.21
  • 06-11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