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达尔港将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快车道

中国海外港口控股(巴基斯坦)有限公司总经理曾青松:

瓜达尔港将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快车道。

目前瓜达尔在中巴政府双方推动下,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上马,包括瓜达尔的疏港公路、国际机场、发电厂,包括瓜达尔的LNG(液化气),以及饮水厂等等,都是列在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项目,目前正在根据双方政府的安排,项目协议正在分步落实,有几个项目有望在今年上半年就开工。

瓜达尔港于2007年3月建成后,由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通过国际招标中标后负责运营,租赁期为40年。但是,瓜达尔港之后的运营并没有达到巴基斯坦政府预期的效果。

在经过重新评估后,巴基斯坦政府在2013年把瓜达尔港经营权转交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

中国海外港口控股(巴基斯坦)有限公司总经理曾青松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曾青松从事港口规划和建设21年,有多年的海外工作经历,曾在苏丹、摩洛哥,阿联酋、巴基斯坦工作(2008年-2011年)。2014年4月,他第二次到巴基斯坦,担任中国海外港口控股(巴基斯坦)有限公司总经理,同时兼任瓜达尔国际码头有限公司、瓜达尔船舶服务有限公司、瓜达尔自由贸易区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建设一个什么样的瓜达尔港

《21世纪》:港口已经被你们接过来了,能谈谈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曾青松:目前,就瓜达尔港来讲,第一步是让港口真正能够具备运营的条件。港口的吊装设备自2006年之后,新加坡港务局既没用也没保养,所以港口设施要重建,我们争取在今年下半年把港口所有主要专业设备重新建设起来。第二步是管理队伍的建设,包括港口作业队伍的建设,目前,中海外公司管理人员已经基本到位,有60多个人,中方有6人,其余都是巴方的。我们充分利用巴基斯坦本地的人力资源,因为包括卡拉齐港和卡西姆港有大量的技术人员。第三步是在基础设施投用之前完成争取其他的商业货源。

《21世纪》:目前来说,争取货源对瓜达尔港仍是个挑战?

曾青松:是的。瓜达尔港从运营以来,每年基本上只有六七十万吨的货物,这还是巴基斯坦政府的指令货源,在这里卸货政府给予一定的补贴,主要是化肥和尿素。我们目前已经与中远集团签署了每周两次航班的协议。因为目前瓜达尔海鲜出口要运到卡拉奇港,700多公里路程成本很高。前期我们要增加瓜达尔到卡拉奇再到迪拜的航班,货物再从迪拜中转到其他的国家。

《21世纪》:目前的货物量怎么维持港口的运营?

曾青松:前期肯定是不行的,我们预计五年之内肯定是赔钱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把市场培育好。在水厂、电厂、外联的高速公路真正能够使用之前,瓜达尔港的资金投入还有很多。

另外,目前正在建设从瓜达尔到奎达和巴基斯坦中部的连通网路,到2016年底可以全线贯通。这样就可以连接阿富汗,因为阿富汗是一个内陆国家,大量的货物周转要通过巴基斯坦,届时瓜达尔港可以发挥作用。

《21世纪》: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曾青松:我们的目标是做成一个商业港,包括临港商业,以及利用瓜达尔自贸区的资源进行来料加工和成品出口,辐射到整个巴基斯坦北部和阿富汗地区。

巴方第一个自贸区规划

《21世纪》: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接手瓜达尔港后,就瓜达尔港的发展来讲,目前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曾青松: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着手建设瓜达尔港周边的配套设施,使瓜达尔港能够真正成为有基础设施支撑的港口。目前公司的业务主要是三大块,第一是国际码头公司;第二是巴基斯坦的第一个自贸区(面积9.23平方公里)。目前,巴基斯坦政府已经支付了大约6000万美元把土地从私人手上买过来,根据特许经营权协议,巴方的责任和义务是将土地无偿移交给我们使用,而我们负责自贸区的建设和开发,包括自贸区内的基础设施开发及招商引资。巴方现在还没有把土地移交给我们,但是我们已经开始在做整个自贸区的规划。公司准备最近一段时间办理相关的手续。第三是船舶服务公司,是为船舶的进出、船舶的物资补给提供服务的,包括加油加水和引航。

《21世纪》:瓜达尔港自贸区的规划目前进展到什么程度?

曾青松:规划的整体概念已经初现轮廓,希望今年年底之前完成整体规划,征求巴方的意见后,就准备开始招商引资。当然,招商引资的前提是完成土地移交,以及一期开发项目的落实,应该到今年年底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届时我们将在全球招商,自贸区招商引资的政策是公开的,我们的经营权限是40年,其中有对企业20年的免税期,之后则要按照巴基斯坦国内相关的税收政策执行,相当于提供给瓜达尔港20年的发展机会。

《21世纪》:关于瓜达尔港自贸区的招商引资,是否有产业规划或者产业布局的指导?

曾青松:关于自贸区的产业布局我们正在研究,严格意义上说没有特别的倾向性。但是肯定要结合巴基斯坦的优势产业,包括瓜达尔的优势产业,以及中国有竞争力的产业。当然,我们也要对接瓜达尔地区的发展规划和产业布局。结合巴基斯坦国民经济的具体情况看,一个两亿人口的国家如果没有重工业支撑的话,只靠农业或纺织工业是难以强大起来的。

《21世纪》:瓜达尔港口的规划与瓜达尔地区的发展规划是否相匹配?

曾青松:目前,巴基斯坦政府,特别是俾路支省没有制定详细的瓜达尔地区发展规划,整个瓜达尔地区的定位、产业如何布局、未来发展目标是什么,并不是中海外公司特许经营权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们只能做港口和自贸区的规划。

《21世纪》:瓜达尔港口发展规划应该与瓜达尔地区发展规划对接才好。

曾青松:一定的。因为瓜达尔周边有些港口现在也在发展,包括伊朗恰尔巴哈(Chabahar)港口,离这里只有200公里,目前是由一家印度公司来运营;另外在霍尔木兹海峡对面的阿曼有个萨拉拉港(Salalah),目前萨拉拉港发展得态势比较好,阿曼国家的财力和重视程度比较高,目前这个港口吞吐量已经达到每年300万标箱。

《21世纪》:300万标箱比卡拉奇港的270万标箱还要多。

曾青松:对。因为马士基(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在迪拜的基地都被拉过去了。所以我们感到竞争对手的压力。所以瓜达尔港的泊位还要扩建,当然投资还需要大量的资金。

加快配套基础设施建设

《21世纪》:从目前的状况看,瓜达尔港口的基础设施条件还不够完备。

曾青松:是这样的。目前我们这里的基础设施条件还比较差。比如供水,如果从水库买水成本较高,目前港口的海水淡化只能供应瓜达尔港口,将来建设自贸区,还需要另外建一个比较大的海水淡化厂,而淡化海水需要使用大量的电,所以还需要建设电厂。

《21世纪》:据本报所知,去年开始你们接待了一些中国企业到这里考察,当他们看到这里的基础设施条件后,就没有再回来,是这样吗?

曾青松:是的。瓜达尔港口是一个天然的深水港,包括它的掩护条件,应该说是巴基斯坦最好的港口。如果从整个巴基斯坦经济布局来看,瓜达尔地区可以依托瓜达尔港的临港工业,包括炼钢、石化这些重工业,甚至包括能源基地,因为瓜达尔有一个比较好的条件,就是土地资源丰富。但目前主要受制于周边的基础设施比较落后,所以一直没有发展起来。

目前瓜达尔在中巴政府双方推动下,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上马,包括瓜达尔的疏港公路、国际机场、发电厂,包括瓜达尔的LNG(液化气),以及饮水厂等等,都是列在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项目,目前正在根据双方政府的安排,项目协议正在分步落实,有几个项目应该是在今年上半年就会开工。

《21世纪》:今年上半年开工的是哪些项目?

曾青松:是机场和疏港公路项目,电厂项目预计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动工,今年底包括液化气码头应该都有开工的准备和考虑。客观地说,现在还是纸面上的东西,因为涉及到双方政府确定哪些项目优先上马,以及资金的解决方式,最后要由中巴经济走廊高层联委会决定,这个委员会有半年一次定期会议的机制,委员会下设综合工作组、交通工作组、能源工作组,现在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瓜达尔工作组。相信习主席访问巴基斯坦时很多事情就会有结论了。

中巴经济走廊是平等互利的

《21世纪》:在国内谈到瓜达尔港的时候,人们更多的是关注它的战略地位重要性,比如说油气管线。

曾青松:对于油气管线来说,关键问题还是安全保障,因为要通过很多部落区域,偏僻的区域将来如何保障管道安全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就目前来说,中国与上海合作组织国家的关系都是长期稳定的关系,能源的需求很大一部分可以从中土、中哈、中俄原油管道和天然气管道得到解决。

除了油气,中巴经济走廊直接打开了中国面向印度洋的出口,新疆等西北几个省区商品要出口到非洲、欧洲,中巴经济走廊是非常好的通道。另外,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作用更多的是架设中巴友谊和双方合作的桥梁,为中国的资本、产业、技术和人员的进入提供了通道,也将为整个巴基斯坦的发展做出贡献。

《21世纪》:在巴基斯坦采访期间,我听到一种说法,认为中巴经济走廊中国获益要多于巴基斯坦,是什么原因给人们造成这种印象?

曾青松:可能是在此之前我们的企业走出来大多是为了找资源所造成。巴基斯坦认为,他们的国家资源非常丰富,有人就可能认为,中国打通中巴经济走廊是为了巴基斯坦的资源。另外之前国内媒体谈论更多的是中巴经济走廊的地缘政治和军事意义,难免给人造成这种印象。

应该说,中巴经济走廊更多的是体现了“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核心,就是平等互利。特别是像巴基斯坦这类经济并不发达的国家,大家合作搞建设,都很不容易。

中巴经济走廊的最北端喀喇昆仑公路马上修建二期工程,但是修建铁路相对难度很大,恐怕需要较长的建设周期。我觉得这条通道确实在未来能够给中巴两国贸易提供方便,但重要的是,这条通道将带动巴基斯坦的经济均衡发展,缩小地区差距。

  • $15.21
  • 06-16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